为了最终帮王女士达成干洗这条裙子的目的-提供新闻线索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义安新闻网首页>>社会新闻>>正文

连衣拒绝-为了最终帮王女士达成干洗这条裙子的目的

武汉军运会

王女士跟記者說過,杭州大廈拉珂蒂專櫃的店長曾給她推薦一家乾洗店,一開始是願意的,後來不願意洗了,應該就是這位負責人說的乾洗店。

王女士告訴記者,她向杭州天水市場監管所反映,最終市場監管所給她的回復是,杭州大廈答應她下次再買拉珂蒂品牌可以打八折。這個處理結果,王女士表示哭笑不得。幫忙記者再次經過溝通,杭州大廈營業二部的工作人員,兩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女士出來與王女士溝通。

對此王女士表示,因為之前有過多次被拒的經歷,她不清楚這家乾洗店的情況,肯定要拍攝留證。記者提出,為了最終幫王女士達成乾洗這條裙子的目的,我們不做拍攝,由店長帶記者去乾洗店送洗這條裙子,但這個建議也被店長拒絕了。那麼我們換一個思路,購買了同款連衣裙的其他顧客是否順利送洗呢?

王女士說,她是杭州大廈拉珂蒂專櫃的老顧客,櫃員都認識她,也了解這條裙子的情況。記者和王女士離開專櫃,找到商場總服務台,客服人員經過聯繫,大約一刻鐘后,回復說商場方不接受採訪,這件事王女士已經投訴市場監管部門了,商場方也回復過市場監管部門了,不再向記者複述。

原標題: 1萬多買條裙子沒有店願意乾洗,經交涉專櫃同意代找清洗店

杭州大廈:可以乾洗消費者處理方式有問題一萬多元的裙子,如果清洗成了難題,那的確讓消費者頭痛,那麼,這條裙子能不能幹洗,讓王女士頭痛的問題能不能得到解決,杭州大廈又是怎麼個態度?

王女士一萬多元買回來一條裙子,卻高興不起來。她最近在為裙子的清洗髮愁,據說沒有乾洗店願意接收裙子的乾洗,這是條什麼樣的裙子呢?

店長說,電腦系統經過更新,目前查找不到顧客資料。隨後記者提出,向深圳珂萊蒂爾服飾有限公司直接對話,詢問是否能向消費者提供增值服務,比如清洗這條連衣裙。店長說記者直接通話不方便,他們專櫃是直營的,她可以代為向上級反映。王女士提出,往後這條連衣裙清洗由總公司負責,清洗費她可以承擔,費用在35到50元之間。

裙子的成分有醋纖、錦綸,還有桑蠶絲、羊毛,裙子上還有裝飾。裙子的水洗商標上註明,這條裙子不可水洗、漂白,可以緩和乾洗。

不過王女士不太放心對方所找的清洗店,雙方就此事沒有達成一致。

一萬多元一條的連衣裙成分"複雜"被乾洗店拒洗?王女士拿出一條灰色的連衣裙,原價18900元,品牌名稱拉珂蒂,產地深圳。王女士說,去年10月,她在杭州大廈櫃員的推銷下以14000多元購買。等到12月杭州大廈搞活動時,櫃員通過操作給王女士減去1800元差價,最終,王女士買下這條裙子花了12200元。

最後,杭州大廈拉珂蒂專櫃的店長給出回復,王女士購買的連衣裙可以交由專櫃負責找清洗店清洗,第一次免費,之後的費用由王女士承擔。

另一家是專櫃的店長給王女士推薦的乾洗店。王女士說,這家乾洗店門店較小,不像是連鎖店,原本乾洗店的人說可以洗,但被她幾句質疑后,乾洗店的人又拒絕給她洗了,王女士表示,把衣服這樣交給乾洗店,她也是不放心的。

王女士想乾洗這條裙子,但被很多乾洗店拒絕了。她被多次拒絕的理由,都是裙子的成分太多,洗起來太複雜,容易被弄壞。後來,王女士向杭州大廈反映了自己的遭遇,杭州大廈先後給她介紹了兩家乾洗店。一家是名叫福奈特乾洗店。

杭州大廈拉珂蒂專櫃的店長說,他們的確帶王女士去過一家乾洗店,但是因為王女士要拿手機拍這家乾洗店和乾洗店老闆,導致這家乾洗店最終拒絕為王女士服務。

今日关键词:国庆四胞胎名字